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猪猪的生活

想做一个只会幸福得直哼哼的猪猪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  

2014-02-25 23:17:47|  分类: 38码足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        喜欢雪,一直都是那么的喜欢雪,喜欢它的纯净和洁白,喜欢它的灵动和绵软,小时候总是喜欢在雪花翻飞的日子走在路上,体会雪花落在脸上瞬间即化的奇妙,喜欢走在纯净的积雪上回头看身后一个个的足迹,聆听“咯吱咯吱”鞋底踩在雪地上的声音,怀念那个在干打垒房前堆雪人、打雪仗的童年……
        想去雪乡,一直想去却一直没有去成,虽然雪乡离大庆不过400多公里的路程,可是有家有孩子的女人似乎总会被这样那样的理由拴住腿脚,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个遗憾。今年入冬就跟团长通了气儿,如果再组织去雪乡带上我,果然,在新年伊始,如愿踏上去往雪乡的路上。
        2月20号的早上,全套装备上了通勤车,唉!还得上一天的班,按两遍指纹,再扣20元,才可以坦然踏上去哈尔滨的火车,然后转车去山河屯,再包车去雪谷入住在“牤牛河驿站”老宋家,长话短说,一个晚上都是在车上度过,大家一起喝啤酒有说有笑的,时间过得还是满快的。一路辗转,到老宋家已是凌晨两三点钟了,农家院,热炕头,抓紧时间睡上一觉,一路的劳累让在雪谷的第一觉睡得极香,微鼾,深睡,无梦……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       我们的队伍时间观念就是强,7:00开饭,7:30出发,无一拖沓,团长一一检查雪套、登山杖,还仔细的教授大家如何正确使用和佩戴,那副认真严肃的样子,预示着今天的行程绝不是 正常的15公里穿越,不知又要送我们什么意外“惊喜”呢!(咱是老队员,有经验!)   
       整装出发, 很平静的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团长号令集合,估计“惊喜”来了,果不其然,雪乡在大道的右侧方向,而我们却下了左侧的道,没有路!没有足迹!我们这是要趟雪上山呀!刚开始雪齐膝盖,走起来还不是太困难,团长在前开路,开路可是个体力活,队里只有两个男人,开路的重任便落在了他们身上,可是越走雪越深,看似平静的积雪下不知会藏着怎样的陷井,不管是走在前面的还是走在后面的,都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,不时的有人会陷进雪里,试图用登山杖将身体撑起,却很难找到支撑点,手杖没有办法插到底,前行的一步只能是平时的半步,可想而知我们上山的速度是怎样的缓慢。
       山里人是靠树上的红色记号来做导向的,我们就按着这样的一个个标记终于登上了山顶,大家早已疲惫不堪。因为时间上已经超出了预算,我们没有在山顶逗留,也没有给中午用餐的时间,直接下山。我们的惯例是不走回头路,自然不会按原路下山。下山开路的风险远远大于上山的风险,为了替换两个男人,我尝试开了两步,一条腿直接扎进雪里,还没踩到底,另一条腿还在上面扭着,整个人完全失重,那种感觉很恐惧,好象马上就会被雪吞没,我真的没有胆量再去偿试,在这里不能不夸夸团长和小崔,他们一路在先,把危险留给了自己,把方便留给了我们。我清楚的记得,小崔在开道的时候一不小心掉进了深雪里,一条腿被雪下的不知何物 绊住了,积雪齐腰, 在这种情况下,他还首先告诉我们要绕着他走,当我试图要拉他出来的时候,他可能怕自己力气太大会把我拉倒,嘴里一再的说“没事没事,我能出来……”,其实我知道,在厚厚的积雪上找到支撑点将自己拔出来是件很困难的事,拉住我的手,我们是一个团队,我们都需要帮助!
      且不说我们是怎样的艰辛,最让人担心的是走了很久还没有看到雪谷的那条光溜大道,继续下行……终于听到有人喊:“我看到路了!”全队有些沸腾,终于看到希望了,曙光就在前方,15:00我们终于回到了主道上,在团长的底线时间15:15之前我们终于结束了登山,否则我们只能返回老宋家。第二天返程的时候我们测量了一下,这段直线距离只需七分钟的路,我们整整走了七个小时,一个Ω路线成了此行最精典的记忆!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  
梦里雪乡(一)——艰难穿越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       小憩两分钟,继续出发,15公里的穿越才刚刚开始,因为体力消耗太大,10公里的上山路尽管没有难度,却走得很缓慢,队伍也因个体的差异松松散散,首尾拉开的距离很大,我走在第三位,隐约能看到前面的人,而后面的却一点踪迹也看不到,可以说我们彼此都是在单独行走,尽管我很累,但丝毫不敢休息,只是一步一步的缓慢上行,再上行,回头望去,日落余晖洒在皑皑白雪上,映衬着丛林的斜影,如画般的美丽,真想停下来好好的欣赏,罢了!还是赶路要紧。
      到山顶天已黑透,先到的人在服务站等着大家到齐了商量着如何下山。下山有两条路,一条5公里常规路,一条3.5公里的野道,虽然野道会节省时间,团长也熟悉这条路,但为了规避风险,决定还是走5公里的常规路,可能是下山的缘故,再加上大家一心要赶时间,下山的速度对于这一天来说,简直可以用“飞快”来形容,差不多19:00的样子,我们终于找到了雪乡预定的住处,终于安全着陆! 
       这一天一辈子都不会忘!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