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猪猪的生活

想做一个只会幸福得直哼哼的猪猪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路西行(六)——雪域高原上的那汪圣水  

2014-06-09 20:40:07|  分类: 38码足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D7:冰清玉洁纳木错
          第七天的中午我们又起程了,离开了午夜飞行客栈,离开了拉萨,这 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          从拉萨到纳木错大约有240公里,因为西藏的高速路采用时间限速卡,也就是不管你路上跑多快,也得在约定时间过卡,所以一路上跑跑停停,有很多机会可以下车观光。我们包的是三辆4500大吉普,一路的驰骋,一路的绕山绕水,让我有一种撒野的自由。蓝天、白云、雪山、人家在车窗上滚动,如慢慢展开的画卷,蓝得清澈、白得无暇……我有多久没有这样被它们打动了。可能我骨子里有一种桀骜不驯的本性,无形的捆绑和束缚,让我总有要挣脱的冲动,挣脱什么我说不清,只是时有一种反抗的力量从心底往出涌,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叛逆吧,还是自然本真的东西能够让人沉静……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   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   
        很快到了纳木错国家公园大门,这里是纳木错的售票处,因为四月底纳木错还没有开化,所以我们享受了半价的优惠。我们在这里休息的时候,有一个藏族阿妈,一只手里提着一个很破旧的暖水瓶,另一只手在车窗前向我示意要钱的动作,当我抬头的时候看到一张如刀刻般满是皱纹的脸,她微笑着露出稀疏的牙齿,我注意到微微抖动的手是那么的苍老,指甲里是黑黑的泥,黑线条的手纹网住了她的手,我找出一元钱给了她,她好开心,马上要给我倒甜茶,这会儿我才知道她不是乞讨,而是是要卖甜茶给我。那一刻我真藐视我自己,在西藏这块土地上我居然把自己放在一个施舍的位置上,以为自己可以施舍别人金钱,其实在西藏,我们才是真正的穷人,尽管她们穿得很破旧,尽管她们没有财产,没有车子,但是她们有信仰、有快乐、有自由……她们才是真正富有的人!我没有喝甜茶,她以一脸感激的笑容答谢了我,可能我是她这一天里第一个顾客,也可能是唯一的顾客,她开心的走了,时不时的回头说着“扎西得嘞”……我们的车队继续的向前走了,老阿妈的背影却留在我的记忆中。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
    途经那根拉哑口,这是跨过念青唐古拉山脉去住纳木错的必经之路,5190千米的海拔,山风很大,气温很低,缺氧严重,不过男人们似乎却因此更加的疯狂,用跳跃、喝啤酒来证明自己强悍。说心里话,他们的确强悍, 尤其是老梁,一个壮如牛的东北汉子,全程没有高反,能吃能喝能睡,让人羡慕不已!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
        一路的颠簸终于到了纳木错,纳木错被雪山环在怀里,一片冰凉的世界。我们入住在神湖纳木错客栈,这里的条件很不错,饭菜做得还算合口,这必竟是4700米的海拔,有蔬菜有肉食已经很不错了。这里的客栈有好几家,一个挨着一个,室内没有卫生间,都是室外移动卫生间,很干净。晚上客栈会烧些牛粪用来取暖,也可以租到电热毯。尽管在我看来这个条件已经好于我的想象了,可还是有好些小伙伴没有食欲,头痛,没力气,冷得早早的躲进了被窝,哪也不想去了。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         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
       客栈旁边有一个小山头,没有高反的四个人一起上了山,当我呼哧呼哧爬上去,第一眼看到圣湖的时候,我只想到了“冰清玉洁”这四个字,它没有粉饰,没有流动时的妩媚,用一种素面朝天的姿态迎接我,不知道怎么了,我眼睛潮潮的,居然被它的本真打动了……
        我们没有如愿的看到日落余晖,次日顶着头灯也没有如愿的看到朝阳满天,这有什么关系呢?纳木错已经留下我的38码的足迹 ,我的人生已经留下精彩的一瞬,还要收获什么呢?足已!足已…… 
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           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多敬业的摄影师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D8:雪域那汪幽兰——羊卓雍错
        在西藏的几天里,我真有一种穿越四季的感觉,在拉萨的时候还是温暖如春,到了纳木错已是初冬了,这会儿在赶往羊卓雍错的途中正经历着秋天,来时大大的行囊原来装的是春夏秋冬。
       赶往羊湖的山路曲曲折折,坐在车上还真有些提心吊胆。羊湖是高原的堰塞湖,形状很不规则,有很多分叉,所以从或远或近或高或低的角度,你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它。传说羊湖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变成的,我猜想这也许不是一个传说,远看羊湖碧波妩媚,真如仙女的甩袖,柔美多姿,曲曲绕绕 ,走近她时却又羞涩静雅,这与纳木错的素面朝天的冰清玉洁是那么的反差,象两个不同性格的美貌姐妹,给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观享受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             
      离开了羊湖,那汪幽兰还在心里荡漾……
      两天来从拉萨到纳木错到日喀则,一路的风尘仆仆、颠颠簸簸,着实有些疲惫。海拔和气温的变化,引起队友们多多少少的身休不适,路上严重缺少水果,大部分人的嘴唇都开始干裂。又是几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翻过了浪卡子县和江孜县交界处的卡若拉冰川 ,经过了江孜县,最后入住在日喀则。
       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,比起拉萨,这个小城要安静很多,街道很整洁,我们的车子正好驶在“黑龙江路”上,让我们这些东北人有种回家的亲切感。我们入住在哈达神湖酒店,这里的吃、住条件真的是不错,这一夜睡得很香……
       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浪卡子县和江孜县交界处的卡若拉冰川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 西藏三大大陆型冰川之一卡若拉冰川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江孜宋山英雄纪念碑 
梦里雪乡(三)——疯狂雪漂 - 六月的蒲公英 - 猪猪的生活
 
     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